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lle

Lunatic

 
 
 

日志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2010-06-26 13:41:55|  分类: 老街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有多少记忆值得去回味。

  时过境迁,如今,那一条条承载着几辈人记忆的弄堂小巷,已经渐渐隐入繁华的闹市,连同我们儿时的欢声笑语。

  如果说前世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现在,我们愿意用今生500次的回眸来寻回那份骨子里的乡情。

  本期,我们将关注的目光投向清末民初全国药材的转运聚散中心——药行街

  药行街,之前解读的街巷名字从未有如此浓重的商业味。很自然的,大多数人都能猜到这里是药行林立,至少曾经是这样的。

  那么,为什么药行会聚集于此呢?在“药行”的街名以前,这条街是否还有过其他的名字?这些名字背后的故事又是怎么样的?这些都是每期街巷记忆要探究的问题,可在追寻药行街的历史过程中还收获了很多惊喜。

  大话街巷:

  明朝正德年间的第四个春节,宁波城一如往昔,集市喧闹非凡,市井人头攒动,一派繁荣祥和的景象。

  每年的这个时候,城中几乎每户人家都是门庭若市的,走亲访友,欢笑不断。这其中,要数回家过年的地方官员和朝中大臣的宅院最是阵仗非凡,宾客络绎不绝,家丁侍女忙得焦头烂额……

  但凡事总有例外,也有门可罗雀的人家。但例外的人家中有一户挂有“御史府”匾额,不免让人心生疑惑。

  “这御史的屋前真冷清。”一位卖糖葫芦的小哥经过御史府不由得心生失望,他本想着这边会热闹一点,生意更好做,可谁知事与愿违。

  “唉,听说这屠御史得罪了当今圣上,人情冷暖呐!”和小哥一样感到失望的是同行的一位卖炊饼的中年汉子,听口气他似乎知道事情的原委……

  这时候御史府中只有屠御史一人,他的夫人恼他不懂为官之道,一赌气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而家中仆人被屠御史分了钱财各自回乡下过年去了。屠御史想安静一下,他后悔因为圣上不听自己直言进谏,一怒之下就告老还乡,让刘瑾等人阴谋得逞。

  正德是明武宗的年号,他少年登基,人虽聪颖,却免不了贪玩好动,尤其偏好骑射。那一日早朝,武宗受宦官刘瑾蛊惑,突来兴致要全国悬赏捕虎抓豹,以供自己游猎玩乐之用。朝堂之上没有一个大臣反对,只有屠侨一个人站了出来。

  武宗眉头一皱:“御史爱卿,你有何事启奏啊?”

  武宗其实已经在暗示屠侨不要反对自己,可屠侨偏要揪着虎豹一事不放:“皇上,虎豹凶恶,万一游猎有什么闪失……”

  “大胆!你是觉得朕的骑射之术不好,还是存心咒朕!”武宗龙颜震怒,朝上死一般寂静。

  “微臣不敢。皇上马术射箭技艺超群,是微臣多虑了。可这一悬赏捕虎抓豹,又会有多少平民百姓不顾性命争相打猎,地方恶霸见钱眼开暗地手脚……此举实在欠妥……”

  “这天下是朕的天下!难道朕要几只虎豹也要这般顾虑重重?”武宗听不得屠侨再言,大声打断他的话。

  屠侨不语。许久,他躬身作揖:“微臣老眼昏花,今日之事乃臣犯了糊涂。如此这般,恐今后难为皇上分忧。还请皇上准臣回家养身修性。”

  “准!”武宗心中不快,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一月之后,屠侨就这样回到了自己在宁波的御史府。但其廉洁自持,敢于谏言的风格,一直为世人称道,所以没过多久,他又应诏赴京做官。

  嘉靖三十年,巡按御史裴绅特为屠侨在其御史府前树立牌坊。因屠侨曾担任过大理寺卿、刑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等高官,这三个部门是当时司法、监察的最高主管机关,被称为“三法司”,其主要负责官员称为三法卿,所以御史府所在的这条街就叫“三法卿坊”,也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药行街。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药行街:东起灵桥路口,西至解放南路。原名砌街、三法卿坊。清前宁波为各埠药材聚散地。药行多建在灵桥西一带,并建有祀炎帝神农氏的药皇殿。民国十七年(1928年)定名为药行街。现存药皇殿、天主教堂等史迹。
药行街:何以药行聚此街? - 予希 - Why me...

  专家说法:盛极一时的药业传奇

  

  我们说城市,自然是要由“城”和“市”两部分组成的。宁波作为重要的港口城市,自古商业就尤为发达,所以,这“市”一方面在地名上体现的也有很多。除了今天要讲的药行街,还有树行街、羊行街等等……

  药行街在唐朝时明州(今宁波)建城时就存在了。据永乐《宁波府志》记载,当时的药行街叫“砌街”,由一个李姓的大家族自己出资砌筑而成,所以有“砌街李氏”的叫法。而在乾隆年间的《鄞县志》中,街名变为了三法卿坊,缘由前面的大话故事里已经提到了。1929年,这里才正式命名为“药行街”。

  药行街上药行林立,《鄞县通志》中记载,清咸丰、同治至民国年间,宁波的中药材行业盛极一时。全国著名药铺同仁堂的老板就是宁波人。杭州胡庆余堂、天津达仁堂、上海童涵春和蔡同德等都有专人常年派驻宁波理货,上海的四大国药店也清一色的是宁波帮。

  而药行街就是当时的药材交易最繁荣的地方。整条街上有聚兴、懋昌、源长、慎德堂等药行共53家,相关药业从业人员500余人,是全国重要转运聚散中心。

  药行街之所以能成为当时药材行业的超级市场,大致有三个原因。一是与太平天国战争有关。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战争在长江两岸一直不断,阻断了药材南北交流的陆路通道,而宁波的航运业历来发达。二是宁波是浙贝、元胡、白术、麦冬等浙药的集散地。三是当时宁波人把赚来的钱都存在当时江厦街的钱庄里,药材业也就成了这些游资最大的主顾。

  

  本期嘉宾:周东旭,宁波市海曙区文物管理所文保员。

  前世:药皇殿内祭神农

  

  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宁波太守陈一夔,药商曹天锡等在咸塘街216号(临药行街北)建造了药皇殿。除了用于开会管理药商,防止欺行霸市,这里还要举行盛大的祭典,祭典由行会组织“药皇崇庆会”负责操办,其庆典之热闹轰动宁波。

  每年的农历四月廿八,是药皇神农的诞辰。从前一日开始,药皇殿就要做戏谢神,烘托祭典气氛。次日为正式典礼,祭祀庆典由药业同行组织的“药皇崇庆会”会员轮值主持。祭典由1人主祭,15人陪祭。药皇菩萨前供桌上供三牲福利,还特别供上五谷与茶叶,因为据说这五谷和茶叶都是神农最早发现并培育出来的。

  祭堂前铺大红地毯,殿内张灯结彩,大烛台上红烛高烧,十分隆重豪华。时辰一到,钟鼓齐鸣,雅乐共奏,祭典正式开始。主祭与陪祭共16人,身着礼服,各拈清香三柱,按尊卑长幼依次鞠躬奉香,而后依次行三跪九叩大礼。祭礼敬酒三巡,每敬一巡奏鼓乐一通,行礼如仪,三巡方才礼毕。祭典当日,药皇殿大门外鞭炮不断,鼓乐不绝,百姓围观,前呼后拥,争相朝拜,既看热闹,又求药皇保佑,更有许愿问药求医的,可谓人山人海拥挤不堪。

  为配合祭典,烘托喜庆气氛,祭祀仪式前后三天,药皇殿均演庙戏。药皇殿内有前后大小戏台各一台,其规模仅次于郡庙、天后宫和县庙。药皇殿的“庙戏”在当时的宁波曾盛极一时,药皇庆典也是宁波当年最有影响的节庆活动之一。

  今生:商业街头赏风光

  

  位于两处商业繁华地段之间,药行街每天的人气自然是极旺的。说得夸张一些,只要到过宁波并有机会走一走的,基本上都会“涉足”药行街的吧。

  挑一个好天气的日子,走一下这条熟悉的街。之前寻访街巷就像是去见一个个躲在深闺待人识的古代美女,端详她容颜的同时还揣着一颗探秘的好奇心。而这一次的心境则完全不同,这回就像是去见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熟门熟路却也期待着能看到新变化。

  站在灵桥的西端,眼前就是药行街。然后很自然地一路朝西走,以前的工人文化宫现在正重新修建成新的商业大厦;灵桥广场前的自行车还是那么多;天主教堂依旧要抬起头才能看到屋顶;另一边的数码广场换上了最新款笔记本电脑的巨幅广告……

  林立的店铺,高耸的大厦,穿梭的车流……现代都市的产物遍布整条药行街。可是想来古时这里也是这样的,商业和人气,只不过现在载体变先进了。

  总是要寻到一些古味才算完整吧,于是就来到了药皇殿。这是一座占地1600平方米的二层楼四合院建筑。四围有高达8米的叠砌砖墙,里面是精丽雕饰的梁枋、雀替、门楣、古碑、匾额……

  后来回到办公室看照片,惊觉镜头里的药行街远比眼睛看到的要美。碧蓝的天,翠绿的树,干净的建筑……摄影记者的评价只用了三个字,但是很够味。他说的是:“很‘欧洲’!”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