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lle

Lunatic

 
 
 

日志

 
 

他们和他们的作家父母  

2010-09-21 20:22:3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作家池莉之女吕亦池翻译的新书《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在上海书城举行发布会,现场请来了叶兆言的女儿叶子助阵。一时间,大家都对“文二代”投注了颇多目光。
在来上海的火车上,吕亦池跟妈妈说希望她不要出现在发布会上。池莉没有食言,但是发布会一结束,她就拿着女儿的译作,排在读者队伍里,等候签名。虽说女儿对于书城广播里“著名作家池莉之女”的介绍有点不适应,但是为人父母者,或多或少都关心子女的未来。

他们和他们的作家父母 - 予希 - Why me...他们和他们的作家父母 - 予希 - Why me...
吕亦池签售时,池莉也排在队伍里
吕亦池:池莉之女!
与吕亦池约在咖啡馆做专访。在英国留学6年,她对饮料单上各种奇怪的名字充满了好奇。发布会的现场,她给每个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漂亮、温婉、气质好,典型的大家闺秀。私下里见她,跟公开场合一样。
之所以能翻译美国作家乔治·毕晓普的这本《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是因为译林出版社的编辑对池莉写给女儿的《来吧,孩子》记忆犹新。于是,他们直接找到了吕亦池。想着正好是个锻炼的好机会——既锻炼英文又锻炼中文,吕亦池便答应了下来。
池莉听说女儿要翻译书这回事,有点不太同意,“她还是名学生,而翻译则是一件很有学问的事。”
翻译完,吕亦池第一时间发给了妈妈看。一向对女儿赞美有加的池莉,非常满意女儿的这份成绩单,“完全超过我的想象。她虽然没有从文,但是她的译笔很文学。”她几乎没有改动任何句子,只是做了点校对的工作,改了几个错别字。书中有一部分是作者跟女儿讨论贞洁问题,吕亦池当初还很担心妈妈看到这一段,结果她也没说什么。
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经济与统计专业,现在在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社会与文化心理学硕士,吕亦池对于将来从事写作没有特别的向往,在她看来写作是最后之最后的选择。池莉不无骄傲地说,女儿现在读的学校在英国都是培养未来议员太太的,前途一片光明。其实,吕亦池小时候就特别不想当作家,她觉得妈妈是个“怪妈妈”,都不上班的。“小时候就特别不理解同学的父母要上夜班,家里没人。我家里永远有人在,很想一个人在家待一天。”随着年龄增长,她现在觉得每天在家工作也挺不错的。
池莉对于女儿将来是否走写作之路当然不会干涉,她非常尊重女儿的决定。当初也是女儿要求出国留学,她便甘心做起“提款机”,供学费、生活费。女儿选择的学校、专业,她也没有异议,只是遗憾女儿在英国6年,没有探望过一次。她的作品海外版权在英国时,女儿还没去,等女儿到了英国读书,她的大部分作品版权又在法国了。
作为妈妈,池莉更关心女儿的生活。她觉得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书,太严肃死板了。不爱上网、至今单身的女儿,让她很焦急,总是劝她多上上网,多谈谈恋爱,甚至规定女儿23岁就要结婚生子。“那不可能。我现在都已经22了。”吕亦池如此肯定地回应妈妈的规定。
尽管被限制出场,尽管被否定了生子规定,但池莉看到女儿新书出版还是抑制不住的高兴。发布会结束,她便带着女儿去吃饭了,她请客,因为女儿稿费还没有拿到。


李戡:李敖有话要说

他们和他们的作家父母 - 予希 - Why me...

在自己的新书发布会上,李敖不忘给儿子的书打广告(摄影/何志为)
一个17岁的台湾大男孩,成绩优异,却拒绝了多所名校,选择了北京大学,他说:“韩寒算老几?连大学都考不上。”他很优秀,也很狂妄,但媒体把他推到风口浪尖更多是因为他是李戡,李敖的儿子。
前不久的世博行,久未出现在上海的李敖终于露了面。出人意料的是,在李敖新书《李敖大全集》的发布会上儿子李戡也到场。当日,他身着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戴着黑框眼镜,在发布会开始许久后才默默地出现在了前排嘉宾席上。
台上75岁的李敖依旧风采不减当年,红色外套和太阳镜的经典造型。一向以犀利著称的他,面对儿子,却是另一番模样。发布会进行到一半时,李敖从包里拿出了儿子李戡的新书,“这是戡戡的新书,这本书里面的导言是我给他写的。他联考考完之后,花了4个月的时间来写这本书。戡戡写这个书,这么好的书,出版社首印了2万本,在我们看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李戡今年刚刚过了17岁,刚念完高中,但他遭受了教育的污染,很多人受了这个污染就算了,但他没有,他把这个污染写了出来,就是这本《戡乱记》,我挺支持他的。他考上了台大,但他不上。他肯定是要被很多台湾同胞骂的,因为好多人不理解。”
当发布会进入提问环节时,李敖还让李戡坐到了台上,一同回答提问。当被问及韩寒事件时,李戡显然有些无法招架:“我们原来两个就是不相同的人,现在动不动就被提在一起我也觉得很意外。这件事情全部起源于7月23号当天在香港的一场记者会,陈文茜阿姨发表了一些谈话、一些误解。我和她就被塑造成要攻击韩寒来炒作自己。从那时候就开始被媒体穷追不舍。”
一旁的李敖听完,便接过了儿子手中的话筒,等不及要为儿子说两句:“我的儿子很忠厚,不太说过分的话,我来做一个公道的评论……韩寒如果不超出他的本位——写小说,他可以写一辈子。写感想不会长久,因为感想需要深度;赛车,超出了这个范畴。他如果超出这个本位,就会很痛苦,因为这个需要深厚的知识储备。如果说我是一个历史学家,你想跟我谈司马光写了18年的《资治通鉴》,对不起,你要先看过它。你没看过它,任何人都不能和我谈,这是先决的条件。”
在评判韩寒的同时李敖自然不会忘了给儿子说些好话:“为什么我说我儿子写的这部书好?他写这部书的时候就是到档案馆查档案,不是讲空话的,不是讲感想的,不是在网站上发表议论的。他是很务实的,一步一脚印地在查证资料,这两种是不同的。”“韩寒比我儿子大10岁,10年间我儿子要翻江倒海,要赛车也未可知。”
虽然10年间很多事情都像李敖说的是未知数,但他对儿子的保驾护航是肯定的。


笛安:公开场合不提及父母
他们和他们的作家父母 - 予希 - Why me...他们和他们的作家父母 - 予希 - Why me...
笛安对新作《东霓》挺满意的
前不久,郭敬明团队里最强的青春文学作家笛安推出了新作《东霓》。接受媒体采访时,她难免要被问到“父母的影响”这个问题。她的父亲是曾获得过“赵树理文学奖”、“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的著名作家李锐,她的妈妈则是蒋韵,知名作家。
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记者们对她的成长氛围总是充满好奇,笛安也笑言:“这个问题我已经被问了无数次啦!”虽然这样,她还是不乏好脾气:“潜移默化,总归是有影响的。因为我爸妈的缘故,所以我家里书很多。”“在我小时候,我妈妈很喜欢念书给我听,也不管我能不能听懂。长此以往,我开始对讲述故事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产生了兴趣。”笛安说:“对讲故事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迷恋,应该算是我走向写作这条路的最本质原因。”“当开始意识到自己需要沿着写作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的时候,你中间碰到的考验就会开始变得很多。”不过,很多时候考验来源于笛安自己的严要求,“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能力还需要继续地锻炼。”这与她父亲也无不关系:“父亲会去看我的小说,然后评价它。他说写得还可以,但路依然很长。”
也许,父母对于她写作的帮助就在于这一点。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新人奖时,笛安发表了一篇感人的获奖感言,但只字未提父母。“在公开场合里我从不提及父母,这是我从出道那天起,父母给我立的规矩。我不会公开说到他们,他们也不会在公开场合说我和我的作品。我不愿顶着他们的光环,我的人生需要自己去闯。”
她希望自己走过这条漫漫写作路,“可以让自己小说里面的世界更大一点。尽管我也知道,有一些作家真的也就只写自己最熟悉的几件事、几个人,也成就很高,也写了一生。但我还是希望去做一些尝试,比如把小说的主人公设置成某个与自己的现实生活差距很远的人,尽管我去塑造它会有很大的难度。只有这样的不断尝试,小说才可能越写越好。”
事实上,笛安不久前出版的小说《东霓》正是这样的一部作品。说起这部外界评价颇高的新作,“其实我自己也还挺满意的。”


Links链接
他们也是“文二代”
叶子
和吕亦池的经历相似,叶兆言之女叶子(笔名柴妞)也留过学,翻译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蓝胡子的蛋》。如今,她正在复旦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将来必然走文学道路了。虽然在她的心目中,父亲是个“务实、纪律性很强、顾家的男人”,但是对于她的文学之路并没有太多的帮助,相反还有点莫名的叛逆。叶兆言也很聪明,知道他拿给女儿看的书,她都不会读的,所以从来没有要求女儿一定要读什么书。在叶子的印象里,也没有父母带着一起去书店买书的经历。
那多
作家赵长天的儿子那多出版了多部悬疑推理小说。他很反感“文二代”的叫法,“这个称呼让人想起‘富二代’,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儿。”但是父亲对他的帮助却是看在众人眼里的,他的小说《甲骨碎》里提到的茨威格诅咒,正是赵长天看到茨威格的传记后转给他看的。他还曾提倡“真写运动”,父亲也积极支持。
肖铁
肖铁出版过长篇小说《转校生》、散文集《成长的感觉》等,翻译了雷蒙德·卡佛的《大教堂》,他是著名作家肖复兴的儿子,但是父亲至今还不希望肖铁去当一名作家,虽然他看到儿子的作品出版也很高兴。父亲对肖铁说:“它可以成为你的一种业余爱好,但是我不希望他成为你的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