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lle

Lunatic

 
 
 

日志

 
 

巴黎,我的一尾鱼  

2010-09-04 11:39:3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我的一尾鱼 - 予希 - Why me...
“我们有幸生活在一座有历史的城市,就应该尽力去保留它原汁原味的风貌。”
        通常,人们对巴黎的印象,浪漫兼具幽默,有些傲慢又充满童真。
        吕克·贝松也是如此。虽然,他的电影和我们通常印象中的法国电影大不相同。
        酒店特别辟出了采访间,吕克·贝松把自己塞在椅子内。连轴的采访令他长呼了一口气。比起身材的“鼎盛”时期,他已经瘦了不少。
        他穿着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却给人感觉放松而随意。
        对巴黎的感情和感觉,吕克·贝松全无保留地印了在电影里。
        还记得《玩命速递》的海报吗?一辆出租车飞驰着奔向埃菲尔铁塔。吕克·贝松新近编剧的电影名为《爱自巴黎》,海报上埃菲尔铁塔又变成了一把华丽的手枪。
        1985年,《地下铁》令他名声大噪。
        错综复杂的巴黎地铁,藏着无数阴暗的秘密和神奇的人物,还有一个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来回奔跑的男人Fred,邂逅了一位美到不真实、倔强敏感的女子。
        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吕克·贝松都留着和男主角一样的发型——染成了金色,凌乱,却很有型。让人觉得,Fred就是他,也许。
        其实呢,他在电影里演了一个开地铁的男人。
        “总有人问我,为什么你要拍《地下铁》呀?说实话,我自己根本搞不清楚。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找寻我希望找寻的东西。”跟着感觉走,他一会儿浪漫得不得了,一会儿又玩黑色幽默,“对了,至于亲自去拍《碧海蓝天》——那是因为我觉得导演里面我潜水最好。除了我,没人能做这事儿了。”
        2006年,拍《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前,吕克·贝松发誓:拍完这第10部电影我就要退休!
        拥趸痛心疾首、遗憾万分、不敢置信。真的吗?惶惶不安地等待。
        四年后,他果然耐不住寂寞,打破誓言。这次绝非“亚瑟”小朋友,而是开启全新系列:《阿黛拉的非凡冒险》。
        故事背景放在他最爱的、1910年代的巴黎。
        “我又不是政治家,我有权改变主意!”表情像一个任性的小孩子。
        前段时间,他突然丧失拍电影的兴趣。做编剧、监制等工作,大约每年写两到三部剧本给年轻的导演:“觉得别的人也能拍的,我就不用去拍了。”吕克·贝松说自己信奉一句谚语:没话说的时候,就闭嘴吧!
        长达两年的时间内,毫无新鲜感,他不要重复:“《杀手2》、《杀手3》、《杀手4》……这样一直拍下去,不是我的职业理想。我希望能开启一道新的大门。”
        起初,《阿黛拉的非凡冒险》是吕克·贝松替别人写的,谁知道越写越兴奋,越写越觉得有趣,越写越停不了手,到最后舍不得割爱给其他人导演,这次非得自己不可。“我们有幸生活在一座有历史的城市,就应该尽力去保留它原汁原味的风貌。法国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但——还不够!要做更多一点。”吕克·贝松语气中带着浓厚的自豪:“法国矿产资源不丰富,既没有石油,也没有天然气,唯一有的是文化。这就是法国人特别去保存的东西,那些建筑、食品、美酒,当然,还有漂亮的女人。”
        拍摄《尼基塔》和《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那段时间,吕克·贝松觉得法国令他胸闷,“恨不得踢每个人一脚,把他们都叫醒。我都想要去做‘杀手莱昂’了!”
        随着日渐年长,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他平和不少,“在世界各地充满自然灾害和战火的时候,这电影没有杀手、没有鲜血,希望大家体会快乐。”
        为了回到那个最浪漫城市的最美好时光,吕克·贝松耗费巨资搭建布景。忠实地按照1912年巴黎的面貌呈现,细致到城中的小小道具,主人公的每个服饰,“都请那些已经退休、年纪很大的工人来制作。他们可能是法国仅存的、掌握这些技能的技师了。”
        在这座“真实”城市中,女主角路易斯·布尔昆很享受。“电影里的巴黎没有红绿灯,道路上也没画人行道,建筑上更没有五花八门的广告。真是个漂亮的巴黎!”轻而易举地就找回了从前的感觉,“看到巴黎回到从前,观众会觉得很欣慰——这才是巴黎的样子呵!”
        完全被那个巴黎的服装征服,“用了当年的面料,一点弄虚作假都没有。特别提一句,裙子里的衬裙,在电影镜头上根本看不到,但里面都是手工绣花,非常考究。”
        如此巴黎,自己动得,别人动不得?
        要吕克·贝松说说怎么看澳大利亚导演巴兹·鲁赫曼拍的《红磨坊》,那也真是个浮华绚烂、声色犬马的花都啊
吕克·贝松冷冷停顿,严肃一句:不予置评。
        电影《阿黛拉的非凡冒险》中,各式各样的元素全都汇聚到了巴黎,让它有了魔幻色彩。古老金字塔里的木乃伊复活,在潮湿的街道上吓人取乐;博物馆内沉睡亿万年的翼龙孵化,在巴黎的上空滑翔而过……
        突发奇想,吕克·贝松就请埃及法老逛到卢浮宫前,大发感慨。“实在是太壮观了,我觉得这个国家的人很有艺术天赋。但如果——”说完,法老用细长干枯的手指了指卢浮宫前空阔的广场,“在这里建一座金字塔就更棒了。”
        就在1989年,美籍华人设计师贝聿铭负责卢浮宫扩建工程时,真的在此处建造了一个玻璃的金字塔。“是不是很有趣?一个埃及的木乃伊在100年前预见到了,这地方会有一座金字塔。”吕克·贝松先是调侃,而后直截了当:“这个玻璃金字塔挺漂亮的,但是不应该放在那。周围的建筑都有几个世纪的历史。我不喜欢这种古典和现代的结合。”
        然后反问道:“设想一下,我们在故宫当中搭一个玻璃金字塔,你怎么想?”
        怪异!“我也是这么觉得!我参观过北京故宫,那里也放一个玻璃金字塔的话,我觉得不协调,不舒服。”吕克·贝松轻快地指桑骂槐,话锋再一转:“在巴黎西部的拉德方斯区有一个新凯旋门(LaGrandeArche  de  laDéfense),我就觉得很漂亮,非常非常的和谐。你可千万别误会——我这么说,不是对华裔设计师的嘲讽啊。”
        电影既出,便如卢浮宫前的金字塔,众说纷纭。观众喜欢与否,他放在一边。“一个电影人永远不知道他的电影谁会看,什么时候看。就像你在厨房里花了8个小时,精心烹制了一尾鱼,端出来给客人吃。一个客人说:呀,我是不吃鱼的。另外一个客人说:哈,我喜欢。作为厨师,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受众是否喜欢。他能做的,就是认认真真地用他所有的厨艺来做这尾鱼。”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