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lle

Lunatic

 
 
 

日志

 
 

《雪花秘扇》:三个有态度的女人  

2011-06-18 08:28:3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抽空去看...
《雪花秘扇》在中国内地的上映日期提前到了6月24日,比北美早二十多天。电影涉及到两个鲜为人知的文化,一个是女书,一个是“老同”。

        《雪花秘扇》在中国内地的上映日期提前到了6月24日,比北美早二十多天。电影涉及到两个鲜为人知的文化,一个是女书,一个是“老同”。
        导演王颖曾执导过《喜福会》和《曼哈顿女佣》,在他的身后,是强大的支持——制片人邓文迪,这也是她第一次当制片,专门负责飞快地“解决问题”。在来上海的飞机上,邓文迪看到《娱乐周刊》上汤姆·汉克斯的采访,他说期待今年夏天看到《雪花秘扇》,她觉得“这,蛮好的!”
文/壹周记者 陈惊雷

制片人邓文迪
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导演
        虽然戏中有中国女星李冰冰,韩国女星全智贤,两个人在每个场合都“争奇斗艳”,从戛纳一直到上海国际电影节。但是,大家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她就是邓文迪。
        在旁人的眼中,她的故事比电影还要传奇,用李冰冰的话来说:“没有认识之前,对她充满好奇和猜测,坊间的传闻有各种版本,但是每个人都不确定。”表述相当到位。
        记者在半岛酒店的一间套房内见到邓文迪,她刚下飞机,还来不及倒时差。她对身边助理说:“这会儿不需要你,你快去楼上睡一会儿吧,晚上还有得忙呢。”
        邓文迪的气场很奇怪,并不会压制人。说话直率,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一点点口音,这让她变得没有什么距离感。记得在戛纳采访时,内地的几大门户网站分别献上自家玩偶,要她拿着合影,她有点羞涩,开玩笑说:“这……能给我吗?我带回去给我女儿玩。”
        这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邓文迪吧?
        邬君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邓文迪的情景,那是在1990年左右,邬君梅刚到洛杉矶,邓文迪帮了她很多忙,那时两个人还只是留学生,“当时我真没觉得文迪对电影有那么大的热情和毅力。”
        多少年后,再见面,“她真的差不多,当年也是很热心,总是哈哈哈的,风风火火。当年说话速度就比我快,现在还是比我快。我已经很快了。待人处事的方法,个人魅力,都没变。”《雪花秘扇》在纽约补戏,邬君梅没有戏服,邓文迪叫邬君梅当晚到她的衣橱里去挑,第二天亲自开车送衣服到片场。
        和当年唯一的变化是,1999年邓文迪冠上夫姓,成为文迪·邓·默多克,丈夫是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不是默多克夫人;我也没有结婚啊。我认识她时,还是她的前传,不,‘前世’,这个中文也不对。”邬君梅始终也没找到最合适的词来描述:“那么多年了,我们都成长了。”
        做留学生时不会哭穷。现在,被人称为“最富有的中国女人”,她也不显富。“她没有盛气凌人,也不是那种恨不得身边十个八个人围着拥着。”李冰冰说:“我和她的距离远着呢。”
        邓文迪听了,大笑,“你这是客气话”。说完伸手挽住李冰冰的胳膊。


主演李冰冰
第四种感情
        《雪花秘扇》的海报透露微妙的情绪:一把合起来的扇子,遮住一张细巧的嘴,一种秘而不宣的气氛。背景一片红色,格外喜庆,李冰冰微红了双眼。
        “这是其中大婚的一场戏,一场很重要的戏。”一瞬间,仿佛所有的重头戏都压在李冰冰的一人身上。出演百合让李冰冰直呼演得过瘾,“其中有很多无奈的背景,必须面对的抗争。那个时候,中国女人都必须裹足,三寸金莲嘛。男人们觉得女人裹上三寸金莲是很性感的,女人也只有这样才可能嫁入好人家。作为现代人,我不理解——其中有场戏,男人要吻这三寸金莲。”
        古代的女人心底藏了很多无奈,却又暗潮涌动。
        “她的内心不是没有态度,我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很有态度的女人。”听上去,李冰冰非常适合这样角色。尤其一讲到女性的抗争,李冰冰忍不住就挺起了腰板:“她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女性,在这户人家掌握了最高的权威——‘后宫大权’。她有男人的霸气,感情上,对‘老同’有矢志不渝的爱。”
        在男权社会,女人被视作传宗接代的工具,缺少交流,于是,她们就创造了自己的语言:女书;寻找自己的精神寄托:老同。
        老同,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女孩,一生不离不弃。
        提到“老同”,很多人误解《雪花秘扇》是关于女同性恋的电影。制片人邓文迪否认:“我必须要说一点,有人以为这是同性恋。不是!这是友谊,也是亲情。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国家,都会有的好朋友的关系。”李冰冰则将其界定为“第四种感情”:“世界上,友情、爱情、亲情都没有地域之分,我们这种感情也是。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
壹周:为什么你会亲自打电话找李冰冰拍《雪花秘扇》?
邓文迪:我没那么正式啊。我不需要用我的秘书找她的经纪人,那样太浪费时间了!我直接找她就好了。当时,她说拍广告很累,我说那就见面聊一聊,你现在先不要急着说No!
壹周:其实,有很多关于你的传闻……
邓文迪:我觉得,别人总会对你有一些印象,不认识你的人,也会在新闻报道上看,网上谈论。不管别人怎么说,这并不是很重要,每天关心别人说你什么,你会觉得干什么都干不对。所以,我就无所谓。
壹周:听说你平时不太带助理?
邓文迪:其实,我先生来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没有任何助手。
壹周:嫁给默多克这样的大人物,也相夫教子很长时间,为什么选择出来当《雪花秘扇》的制片?
邓文迪: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我生完小孩后在家里待过一段时间。但每个人都需要做喜欢的事,做的时候就比较开心。我很幸运,我喜欢电影,有很多资源,朋友来帮忙,很不错。
壹周:默多克支持你吗?
邓文迪:我不想工作,他支持;我想工作,他也会支持。我现在想做电影,我来中国拍摄,一来就是一星期,他会把他的工作日程改一下,可以在家和小孩在一起。他这些小事儿都做得很好。之前去戛纳,这次来上海,都是为我而来的。
壹周:你会如何感谢他的支持?
邓文迪:哈哈,我们是互相支持。从上海回英国,我们的公司要在家里搞一个活动,我会帮他安排啊。
壹周:好莱坞很多明星,像汤姆·克鲁斯会把女儿扮成小公主,你会吗?
邓文迪:即使我想,我也不会那么娇惯她!其实,用漂亮的衣服把孩子打扮成小公主很容易,但那样对小孩不好。我和我先生也有普通百姓的朋友。在纽约一个贫困地方的学校,我们有捐款支持,我每星期去一次,会带女儿们一起去——虽然学校条件不如我们小孩的私立学校好。但是小孩,重要的不是你对她说什么,而在于你做了什么。
壹周:很多人觉得你的人生像是一个传奇。
邓文迪: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导演。你看我是传奇,我看你也觉得是个传奇。
壹周:你觉得,能成功最重要的是什么?
邓文迪:长大的过程中,教育很重要。没有的话,就没机会去好的大学,没有好的工作,没机会遇到好的老公,哈哈哈,还有拍到好电影。
壹周:通常,强大的、成功的女人,会被视作有野心的女性……
邓文迪:强大,想做事儿的男人,会受人尊敬;女人的话,就是有野心,这样的区别……(摇摇头)。
壹周:你如今做自己的事业,会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或评论吗?
邓文迪:我绝对不会在意。如果你什么都在意,那就什么都别做了。其实,即便什么都不做,别人也会在意。
壹周:你的地位不断提高,以前的朋友会流失吗?
邓文迪:交朋友要看缘分,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也成不了好朋友,有些人则一见如故。人,要为别人着想;还有,不断提高自己。富有的,不只是金钱,还有知识富有、精神富有,不然,你朋友都提高了,你还在原处,就没什么话好谈了。
壹周:之前你打过排球,以前的队友还有联络吗?
邓文迪:以前有联系,现在没有了。我刚去美国的时候,是20年前,没有Email,没有Facebook。后来搬家什么的,渐渐失联了。有时候,也觉得遗憾。
插播新闻
缪骞人也来了!
        很多人觉得这个名字陌生又熟悉。也难怪,1991年,缪骞人就随导演王颖移居美国,自此息影,不再复出,几乎从娱乐圈蒸发。
        细数当年,曾在瑞士读书的她,回香港便摘得1976年港姐“最上镜小姐”,那时她对恋爱标准的回答惊世骇俗:如食自助餐。若要推荐她的电影,那便是许鞍华导演的《倾城之恋》,她饰演的是白流苏,而范柳原就是周润发,两人戏外有情。她获得了两个称号:“第一位有演技的港姐”和“香港最会穿衣的女人”。
        走在楼梯口,身后邬君梅问王颖:“Cora(缪骞人英文名)来了吗?”王颖说:“她正在房间休息呢。”立即忍不住冒着“偷听”的罪名问王颖:“夫人也来了吗?她会走红毯吗?”王颖只耸耸肩:“她不会走的,她连拍照都不愿意。”
        邬君梅早前看过缪骞人的一部电影《吃一碗茶》,正是王颖1989年执导,“看过之后,觉得真是一部好电影,一直心念要见见本人。”
        和王颖合作《喜福会》,让邬君梅如愿见到缪骞人——她拎着一个盒饭,慢慢来到片场,里面是为王颖煲的汤。一个曾经如此孤傲的女人,如今如普通主妇般,为君做羹汤。旁人看到,“都是对他的爱,对他的奉献。”“当年她的明星地位做到了极致,却可以毅然嫁到美国。”邬君梅用了崇拜二字:“现在看到她,眼睛里还闪着纯净的奇光,和通常的港星完全不一样。”
        突然转头对王颖说:“不知道你每天给她什么样的爱抚啊!”《雪花秘扇》,缪骞人看过最初三四个小时的版本,她对王颖说:“一定要简化,因为你想讲太多故事了。”王颖听她的意见。
        其实,缪骞人并不愿过多插手丈夫的工作。“她的态度是,你拍片,我不干扰。她看到很多导演太太在现场指手画脚,就对我说:我不要这样。这是你的事情,我去演戏则是我的事。”
        王颖说了一句很矛盾的话,形容缪骞人现在的状态:她曾是电影界的人,演过很多戏,现在反而对拍戏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缪骞人依旧喜欢的是看电影,她对演戏上有多少成就反倒没什么兴趣,“而且,很难找到好电影拍,在美国没有可能。你们知道(华人能接到的角色);回来香港,事业又要从头做起,没那么简单。偶然,和杨德昌拍那个《恐怖份子》,她很开心,但这种机会不多。”
        很多人,说要离开,却欲留还拒,眼神中充满对娱乐圈的不舍依恋,成了廉价的空话;倒是缪骞人,倔强得厉害,谁也说不服,劝不回,连回望的姿态都免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