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lle

Lunatic

 
 
 

日志

 
 

再见,哈利  

2011-08-03 20:35:52|  分类: The bes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哈1”小说中文版面世。
       2011年,“哈7”电影终结篇上映。十年追随,十年陪伴,不愿放手也放手。
哈利·波特与时光之梭
十年之前,我和哈利一起站在国王十字车站踏上青春的旅程;十年之后,列车终于将要停靠在终点。我不知道,谁来陪我度过下一个这样的十年。
时光如白驹过隙。从第一次瞥见那个戴着圆框眼镜的瘦弱少年,十年过去了。
望着“哈7下”海报上印着的“IT ALL ENDS”,大写字母赫然在目,似乎在提醒我们,说再见的时刻终究就要来到。我没再按捺担心和冲动,而是登陆到了烂番茄网去查看影评人协会的评分。几天前,《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在伦敦和墨西哥试映,我提醒自己,真正公映后无论如何都要去看的,何不留一丝悬念呢?但是,当烂番茄网上红红的番茄和醒目的100%好评映入眼帘时,我之前积累的紧张情绪终于松懈下来。毕竟,那个少年和他的朋友们,陪伴我和我的同龄人走过了一生中最好的日子,我期待它的最终章完美无暇,经得起我们在以后的漫长日子里,一遍遍去重温和回味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1
哈利的第一代读者里,大概多半都是像我一样的“80后”独生子女。在童年中没有兄弟姐妹一起玩耍,父母则都要赚钱养家。在我的记忆中,为了弥补缺失的陪伴,爸妈会用书籍补偿我。在那一排排书架上,我先是认识了月宫仙子和人参娃娃,然后是白雪公主和青蛙王子,然后,我邂逅了至今仍在打交道的英伦作家。
英国是个有幻想传统的国度,想来是英伦三岛的灵气滋养了无数写作者,包括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罗琳。记得小时候,跟着父母去拜访谁家,都会先躲进人家的衣橱里,幻想能从那里到达一片纯白的纳尼亚。爱丽丝就很难效仿了,因为城市里的树都没有那么大的树窟窿。还有远方苏格兰土地上的神秘花园,和不知在哪片海洋中的永无乡,都曾是我无数次梦到的仙境所在。然而,渐渐我发现,这些童话已经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能轻易调动我的情绪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无法像彼得·潘那样永远长不大。
在那排书架上,一边是永远无忧无虑的童话,而另一边是成年人的地盘。我知道,这中间一定缺了点什么。
现在看来,哈利似乎一直就在那里等着我长大。
  
2
电影开场,灵动的音符倾泻而出,童话般的魔法世界在我眼前铺开,仿佛下一秒,我就置身于墨色的夜空之下,随海德薇一起翱翔于霍格沃兹的钟塔之间,走过一段通道,神秘事物司的无数水晶球就会发出幽蓝诡异的微光——过往的情节一一在头脑中闪现,那是我和哈利一起成长的十年。
我对HP不是一见钟情。
2000年,当哈利第一次登陆中国,徘徊在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的时候,我早已过了看童话书的年龄,对这种讲述魔法、少年巫师的冒险故事理所当然地不屑一顾。直到一年后,在电影院看到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海德薇旋律》随着 的琴音响起,霍格沃兹的入学信铺天盖地送到了女贞路4号,我才第一次走进这个神奇的世界。我毫无准备地遇见了这个将要陪伴我十年的男孩,跟着他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发去魔法世界闯荡。
还记得,在每次拿到一部新书的时候,那种迫不及待和欣喜若狂。为了能够读到满意为止,一直等父母睡着了再偷偷地看,凌晨两三点揉揉干涩的眼睛,然后满足地睡去。
回想起来,在沉闷单调的学生时代,哈利·波特是如此令人惊艳。它构建了一个充满魔法与冒险、勇气与希望的世界,一个只需穿过国王十字车站的某个站台就能到达的地方。虽然这个世界与现实如此不同,我们却在每一页中,都能找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谁没被老师留过堂,谁不记得第一次获得的夸奖?
谁没为作业烦恼过,谁不曾记恨某位老师偏向?
曾经被好友误解,被众人排挤,最后只能自己擦干眼泪,重新赢回尊重。
曾经在运动会上,汗水洒满了操场,只希望能像哈利一样,为自己的集体赢得奖赏。
我们和哈利一起在摸爬滚打中成长。这个大难不死的男孩,预言中的救世之星,曾经在厄里斯魔镜前迷失,在摄魂怪的笼罩下晕倒。他也曾经历青春的敏感和恐惧,在青春的悸动面前不知所措。
原来,那面镜子不能倒映出真相和实情,只能让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那只是生活中的假象。而面对成长中的困惑,我们和哈利一样需要内心的力量。用曾经的快乐、温暖的回忆,呼唤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守护神。
青春的滋味,就像蜂蜜公爵贩售的比比多味豆和滋滋蜂蜜糖。有巧克力、橘子酱一般的酸甜味道,也会有菠菜、肝和肚的怪味道。但是有什么可怕的呢?邓布利多还吃到过臭烘烘的豆子呢。
从某种程度上说,哈利·波特不止是一本童书,也不止是一本奇幻小说,而是一本属于我们的青春成长笔记。
  
3
纪伯伦说,如今带给你们忧愁的,正是当初带给你们欢乐的。
十年岁月,哈利长大了,迤逦的青春童话即将落幕。
从“哈5”开始,当故事的基调愈发黑暗,曾经的青春校园童话转身为魔幻现实故事时,我知道,它就要带走一些东西了。
棕色秀发的姑娘,手执魔杖站在父母身后,颤抖地念出“一忘皆空”;女贞路4号,圆框眼镜后面的双眸落寞地回望熟悉的碗橱;陋居门口,乱蓬蓬红发的高个男孩望向远方……三人组即将开始一段新的旅程。然而,这一次不再有对角巷的欢聚一堂,不再有霍格沃兹特快,不再有海格小屋的温馨聚会,也不再有新一任的黑魔法防御老师。
这一次,哈利成年了,故事外的我们也长大了。
他们不能继续躲在老师们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生活,不能再肆无忌惮地闯祸。他们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他们强迫着自己一刻也不能软弱。
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
我们开始发现,真实的世界根本没有那么好玩,魔法和奇迹都只是幼稚的幻想,只有银西可和金加隆才是现实的通行证。我们终于来到曾经憧憬的大学象牙塔,却是为了学习将来讨生活的技能。渐渐不再对身边的世界兴致盎然,学着只做有价值的事,完成有目的的任务,而忘却了如何让自己高兴。
我感叹这无可避免的成长,却在心里留有希望。但铁三角依然在那里,即将用爱去打胜最后一场仗。借着他们的成人礼,我但愿我们也可以找到来时的方向。
十年之前,我和哈利一起站在国王十字车站踏上青春的旅程;十年之后,列车终于将要停靠在终点。我不知道,谁来陪我度过下一个这样的十年。
书的最后,故事在一句“Allwaswell”中结束。电影的最后,让我们在心里默默祈祷,魔法世界里的他们一切都好。
哈利·波特与遥远的中国
马爱农、马爱新,这是两个中国哈迷无比熟悉的名字。作为《哈利·波特》系列的中文译者,这对姐妹借由多年的合作已修炼成宛如一人的默契。本土奇幻《龙族》常被视为HP的中文时尚版,而作者江南其实从未读过罗琳的书……
文|顾明 陈梦喆
再见,哈利 - 予希 - Why me...
《哈利·波特》中文译者马爱农


马爱农:最喜欢罗恩
对于即将上映的电影终结篇,《哈利·波特》小说中文版的翻译者、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国文学编辑室主任马爱农却说不会去看。她还是喜欢书,觉得电影有些地方不如书里精彩。她看过电影的前3集,后面就没有追下去,原因嘛,一方面演员越长越大,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了;另一方面,电影中好莱坞的成份越来越多。
十多年前与《哈利·波特》系列初相逢的时刻,她还记忆犹新。那时,出版社的编辑王瑞琴、叶显林买下了《哈利·波特》前三部的版权,找到她来翻译。而关于这套奇书的版权引进,则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早在1999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哈利·波特》便已引起中国出版人的注意,但没人想到它日后会在全球范围内如此风靡。当时,王瑞琴是少儿读物编辑室主任,和同事叶显林一起联系此书的版权事宜。但那时互联网尚不发达,他们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J.K.罗琳代理人的联系方式。巧的是,时任《中华读书报》编辑的赵武平刚从英国回来,与王瑞琴恰好聊起了在英国十分畅销的《哈利·波特》。于是,她向赵武平打听到了罗琳代理人的地址,这才与他们联系上。
谈判的过程还算顺利,毕竟这套书彼时还没像后来那么火。“我听说当时国内有两三家在竞争,最后代理人看中了我们社的资历,把版权给了我们。”马爱农说。
长年从事外国文学编辑工作的马爱农之前听说过这部在国外传得神乎其神的小说,不过并没有读过。当社里决定让她来担任翻译时,她自然非常高兴。翻译的过程倒也没什么压力,因为是儿童文学,罗琳的用词非常规范,很容易读懂。最大的困难是那些魔法咒语、神奇生物,以及特殊的魔法道具,比如魂器之类的。这些词都是字典里查不到的,她要根据它们的形态、作用想出一个比较上口的中文词来表达。
据说,全世界十多个语种的《哈利·波特》翻译者们有一个自己的组织,成员们通过电邮联系。每当罗琳新推出一本《哈利·波特》 这时,个组织便开始联络,遇到翻译困难就互相请教,甚至会派代表直接去问罗琳真正想要表达的意图。
马爱农最喜欢小说中的罗恩,还有韦斯莱家的双胞胎。“罗恩有点笨,总是犯错惹祸,但很真诚。双胞胎一出场就能带来欢乐,每当翻译到他们的部分心情就很愉悦。”她对结局中双胞胎之一死了有点不满,觉得这是“哈7”的一大败笔,“剩下一个多悲凉。”
其实,《哈利·波特》在 之外,马爱农曾翻译过不少经典作品,比如伍尔芙的《到灯塔去》、安妮·普鲁的《船讯》、爱伦·坡短篇小说选》,《最新译作是克莱尔·吉根的《走在蓝色的田野上》。她也爱儿童文学,翻译了《绿野仙踪》、《我在伊朗长大》、《绿山墙的安妮》等。就个人兴趣而言,她平时阅读较多的还是成人向的纯文学,但翻译时就更喜欢儿童文学作品,“书里的意境更加轻松愉快,我也把握得更好一点。”
最初的“哈1”是她和另一位翻译家合作完成的,所以读者们看到《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译者署名为“苏农”,其中“农”就是她。但是第三本《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因为时间仓促,翻译质量差强人意。后来马爱农和妹妹马爱新又重新翻译了一个版本推出。
如今,我们看到的《哈利·波特》系列除了“哈1”之外,基本都是马爱农和马爱新的译本。妹妹马爱新也是学外语的,后来去美国留学。姐妹档合作翻译《凤凰社》、《混血王子》和《死亡圣器》这几本书时,一个在国内,一个在美国,一人一半分工合作。平时她们只通过网络联系,翻译完了就互相挑错,统一风格。不过毕竟合作久了又是姐妹,她俩的文字风格已经非常相似,几乎分辨不出是两个人。
虽然说不出《哈利·波特》中文版迄今的销售数字,但马爱农知道每年这套书都要加印好几次。作为罗琳的中国代言人,马爱农亲身感受着哈迷的疯狂,每次开新书发布会,都有很多粉丝围着她要签名。不过私下里倒没什么疯狂的事发生,她跟粉丝的接触也不太多。当然会有很多粉丝写信到出版社,有的专门写给她,“十来封。”
作为《哈利·波特》系列的中文译者,马爱农一直保持着低调,最近又投入到某个英国儿童文学系列中去了。

再见,哈利 - 予希 - Why me...
原创奇幻小说作家江南
江南:幻想是生活的一部分
电话打给江南,正赶上他拦了辆出租去吃饭。在路上的他说,第一次看哈利·波特电影是去年,看了第一部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当时有人说《龙族》和哈利·波特系列很像,我就去找来看了。我也看过《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赫敏还是挺好看的!”
至于哈利·波特的书,江南没看过。虽然他承认有些情节设置很巧妙,带有都市和奇幻双重背景的主角形象也更容易被读者接受,不过其中巫术和魔法的“技术含量”却不足以吸引他,毕竟奇幻巨著已读过不少。“《魔法石》中,伏地魔试图通过魔法石的力量复活,魔法石的主人是一个名叫尼古拉·勒梅的巫师。这个巫师并非J·K·罗琳的首创,记得以前看《尼古拉的遗嘱》,写到600多年前一个卑微的抄写员尼古拉·勒梅,用密码写成怪异遗嘱,他还擅长炼金术,能点石成金……”
早年以校园小说《此间的少年》一炮而红的江南,之后凭借《九州·缥缈录》、《龙族》等奇幻长篇成为本土原创奇幻界的领军人物。他现在基本保持一年两本书的频率,自言受《魔戒》影响最深。小时候的他偏爱历史宗教类书籍,总觉得中古世纪人们“坐井观天”式的想象力很迷人。“那时的人看见日月星辰的细微变化,就展开想象,这无疑也能带来一种理解现实世界的方法。而且,诸如摩西劈开红海的故事都是很壮丽的。”
对于《哈利·波特》系列在中国受到如此追捧,江南认为它先在欧美走红才是重要的原因。奇幻题材在当时的中国市场确实甚为新鲜,给长期受现实主义熏陶的中国读者带来了新的阅读审美,“但最重要的是,《哈利·波特》已然形成的知名度显然更容易让人沉下心去读,若换成一本类似的中国作品,也许一看开局就放弃了。”当然,系列电影的套拍也无疑助长了《哈利·波特》的影响力。
在美国有五年半留学经历的江南说,之所以选择奇幻小说的门类,部分也是受当时的环境影响。2006年在美国上架的小说都是奇幻类,国外将奇幻小说看作映照现实的镜子。“还有一个原因是,记得小时候我也常写武侠小说,但总会被无奈地安插上‘写作流派’,好像必须要在‘金庸派’、‘古龙派’或‘黄易派’中选择一个门类。而奇幻小说在中国没有那么多的作家基础,能让我的文字更自由些。我能脱离现实主义的桎梏,把架空历史的奇幻题材写得很漂亮,这让我自觉更有施展空间,所以才选择写奇幻小说。”
谈起自己的创作,江南喜欢看杂书找灵感。他一直坚持的原则是收集第一手资料,若是看了《哈利·波特》得来灵感,就是第二手的了。他爱读北欧神话,诗集《爱达经》中的重要章节都能全文背诵,“最著名的一章当然是决定了世界命运的最后一战——《诸神的黄昏》。”不过他喜欢了10年才磨出一本《龙族》,这便是写作机遇的问题。“最近没什么特别的灵感,刚看了一本讲述义和团故事的《天朝的狂欢》,视角挺别致的。”
江南期待着中国原创奇幻小说能发展壮大起来,“目前作者人数不多,主要整个中国社会并没有认识到幻想小说对现实的意义。其实幻想是生活的一部分,做白日梦并不是坏事,但在我们从小的教育中白日梦总是被攻击。”另外,读者的浮躁心态导致一本书红了,出版社就跟风,一旦滞销又纷纷打退堂鼓。“看《龙族》卖得好,就一味推‘轻小说’题材,仿佛靠‘轻小说’三个字就能成功。但中国读者还是习惯了宏大叙事,要谈哲学讲人性,像日本那些真正的‘轻小说’在中国就不会有市场。”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