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lle

Lunatic

 
 
 

日志

 
 

【转载】《质数的孤独》- 聊聊孤独  

2012-08-16 19:25:26|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一个朋友的朋友,和我谈起孤独。说着说着她竟语速加快,将许多话倾泻而出,并为孤独动了心。我极想说点什么,可却又觉得似乎什么都是多余的。最近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起了一年前看过的一本书叫《质数的孤独》,今晚就谈谈它吧。关于孤独。


孤独。
很早的时候,我以为孤独就是一群人和一个人基于数量的对比下少数的那个。
后来,我了解到,孤独不局限于数量,更多体现在别人对你不理解的失落;是语言、情感、沟通、信任瞬间崩塌的绝望;是信赖和托付一个人,被其辜负的失望,有时还是痛苦。这一切富含感情同时又不被明了的感受,叫做孤独。


出生的时候,我自己并不能决定我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
少年时,我的文章里总是喜欢这样写一个男孩,天生孤独,不爱说话,静静地守护着心爱的一切。
后来长大了些,知道那很做作。于是不说了,也不写了,用心地生活。认识了一些以为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人,为TA们感动、流泪、难以割舍;仿佛从前文章里的小男孩遇到了那些使自己不再孤独的伙伴。虔诚地感激着上天的恩赐。

一首“遇见了你,让生命更美好”足以让窗外遥远的归途热泪盈眶。
一个电话,一个无声的呼吸,一个句号和逗号,一条并肩走过却都沉默的雨路,一个相隔千里都能感受到千里之外另一个人的难过和泪水的心,一个可以在时间里穿越空间穿越身份看见对方经历的一切心事而泪水弥漫的眼睛。一个任你误解、任你埋怨、任你责怪、任你刁难、任你辜负而未曾离你远去的身影……
因为有信仰。

因为有信仰,柏拉图的爱情观被理解。因为有信仰,故而愿意割舍一大半生命去完整另一个人。
因为有信仰,彼此依靠,从不孤独。是这份信仰给了这份依靠不可替代的位置。就像那个男孩遇到了使自己不再孤独的伙伴。
这份关系使人很难理解。就像《质数的孤独》电影里,男主角和女主角各自表现的依靠和孤独,如此难以言说。

我喜欢《质数的孤独》的原因,来自于它的电影。
因为那个电影里不仅在表现孤独,更在表现两个孤独的心无处相处却又无法分割。

浪漫主义的色彩里通常都会有这些。
就像我们过于信赖一个人的时候,会愿意为这个人去建立一座心里的大厦,家园。我们会一直坚定地相信着这个家园是彼此的。我们坚信彼此的意义,坚信世间再无可以摧毁这个存在的力量。我们放心,并且浪漫,编织着美好,时光与记忆。




可是,孤独。它不会罢休。

柏拉图再怎么说生而为寻找另一半感同身受者,另一半感同身受的能力也会懒惰;
纵然你如何去牺牲自己一大半的生命去完整另一个人,这个过程中也总会有很多不能够被完整被牺牲;
心里的大厦再精美,家园护理的再温暖,也会有触不及防的龙卷风、海啸、地震、乃致于火灾,甚至于地壳分裂,再无土地;

一个人的孤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往往你信赖的辜负了你的信赖,不理解甚至敌对。
敌对亦不可怕,可怕的是,曾经亲密无间,以为是不再孤独的伙伴。是对以后的人和事,全不信任。
种种变化的迅速,都考验着彼此对彼此存在的信任和分量。

自然无关虚伪或是坦诚。只是缘分未到,或是考验太难。
孤独,是无人知道你的心声,是你在茫茫人海中却找不到一个同类,一个信赖,一个忠诚,一个值得托付者。






我曾写过,二十几岁的孤独是危险的,正如青春期一样危险。
青春期的危险是到处都是可以指引你的人,但你却叛逆,不愿接受指引,一味在危险的边缘成长;二十几岁的危险在于,你已不再叛逆,甚至开始成熟,渴望有人指引人生的时候,人生中却很难再有能给予你指引的人,任你迈向人生绝望的悬崖。

二十几岁的孤独与六七十岁的孤独是接近的。是凄凉的。甚至更多的,带有绝望的。
六七十岁的孤独,有子女,却都自立门户,最终仍是孤苦伶仃;二十几岁的孤独,有家人,却无法与你心灵为伴。

精神的孤独必将引起肢体的孤独与社交的孤独。
孤独不是痛,但可以归类为苦。

一个人年轻时拥有这样的苦是很不幸的。是精神与心灵的枷锁,是一种负罪。 




无数个念头,使我想去创作一幅这样的草稿。一个人没有嘴巴,不可以说话。
后来我发现,光没有嘴巴是不可以的,这个人还应该没有耳朵,不可以听见。
最后我发现,没有嘴巴和耳朵还不够,这个人应该连眼睛也没有,这样这个人就可以不闻不问不见。
如同一块石头。

石头可以长花,石头越丑,长出的花就会显得更加美丽。
就会更具有观赏价值。

我很希望这个过程可以拍成一个默片,黑白的,就静静地放映就好。





在这个浮躁,人人可危的世界里,谁也没有权利去表达自己的孤独和感受。因为但凡只要有人表达了,便一定会有凶手,而如果凶手恰恰就是自己,谁也无法容忍这样的事实。不是这个世界不允许我们坦诚,只是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如何接受我们的坦诚。
我们的需要有精神层面,有身体层面,有各种角色。可我们的世界也同时对我们的需要有种种的限制,压抑,或者构成迫害。文明使得我们摆脱了动物的陋习,可同时也剥夺了我们作为动物的自由和天性。我们是物种,是生物,不是神。

我们学习绘画、学习音乐、学习一门自己专长的,使物种进步的技术和学问,可能更多的是为了让我们摆脱孤独,或者是了解孤独,掌握孤独,驯化孤独。孤独与寂寞又截然不同。寂寞是无法自控的情欲。这种情欲可以囫囵吞枣,饥不择食,可以像三月的夜猫一样发春。它需要的不是一种理解、包容和陪伴;而是像快餐一样的宣泄与释放,甚至肆虐。

孤独与寂寞都是陪伴一生的感受。在这份感受面前,没有强大的人,众生都很脆弱。世间有超脱的修行,可修行的要义无非是寻找让心灵觉得合适的借口去逃避,去欺骗自己的所遇所感。真实存在的感受,会被修行说成是虚幻的惑;尔后又被更加虚幻的惑解释成为了真。唯有正视发生的一切,面对它,与它相处,找到让自己从容的一面,才有机会让自己在漫长的人生中坚定前行。

信仰可以毁灭,但它还会重生。它是一只火凤凰,拥有不死的真身。它的火焰里炙热的光有个名字,叫做希望。
我们可以原谅一切,可以重建一切,可以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

我们也同样,可以继续去相信,那些自己生命里遇到过的曾让自己不再孤独的伙伴,仍然是生命里最初的摸样。
《质数的孤独》结尾的时候,女孩看见了男孩幼年时遗失的妹妹,她以为他的妹妹就是她,她以为自己长期以来可以感受到那个男孩就是因为男孩的妹妹成为了她的生命。



BOOKFANS
2012-06-10
(小说推荐度中下,同名电影仅限感同身受者;愿世界充满爱)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